史上最时尚的数学家:拿过菲尔兹奖上过时尚杂志封面还是一个政治

发布日期:2019-08-13 23:28   来源:未知   阅读:

  1973年12月,塞德里克·维拉尼出生于法国南部的布里夫拉盖亚尔德。维拉尼的父母都是

  但谁能想到,父母却一心想让满腹文艺气息的维拉尼像叔叔一样成为一名数学家!虽说维拉尼的数学成绩非常优异,常年被女同学们“围追堵截”,但维拉尼最初的梦想却是成为一名

  然而维拉尼还没来得及把梦想说出口,父亲就开始不断地从跳蚤市场淘数学相关的书籍回来了,其中有讲过去伟大数学家故事的,还有《唐老鸭漫游数学奇境》等数学书籍。

  自那以后,塞德里克·维拉尼的最爱科目由生物进化学变成数学了,开始研究欧几里得几何,三角几何等入门级数学。1989年,16岁的塞德里克·维拉尼三年级(troisieme)毕业考试全班第一,数学成绩非常拔尖,以他的成绩可以去任何高中的预科班。

  维拉尼开始面临着选择,他父亲希望他留在身边(法国南部普通高中),而母亲则强烈要求去

  这所高中以其出色的教学质量和优秀的学生而闻名,这其中包括中学教育(99%的高考毕业率)和文、理、商三科的预科。预科班中,学生考入如巴黎综合理工、巴黎高等师范学院、巴黎高等商学院等著名的大学校的比例很高。

  1992年,19岁的维拉尼顺利毕业并被巴黎高等师范学院录取,继续对数学进行深造。然而,进入大学之后的维拉尼感觉像进入了新世界,忘记了数学,迷上了社团组织,担任上学生会主席,组织各种活动,每天反倒是很繁忙,几乎停掉了关于数学的研究。

  终于,维拉尼的老师看不下去了:这么好数学天赋,怎么能把时间浪费在社团活动上!1996年,在老师和家长的多次劝阻下,他重新回到数学研究,成功进入巴黎第九大学,并跟随菲尔兹奖得主皮埃尔-路易·利翁主攻分析数学!

  10年间,维拉尼迅速成为法国知名的数学家,但这些奖都不是他最终想要的,文学世家出身的他心里只想着数学界的最高荣誉——菲尔兹奖!

  其实,早在塞德里克·维拉尼走上数学这条道路,就已经立下了拿菲尔兹奖的目标。受到恩师的影响,维拉尼在博士的时候,就开始着力于研究玻尔兹曼方程。他也会那个时候开始认为玻尔兹曼方程是最美的方程!

  这里“force”一词指的是外部对粒子施加的力(而不是粒子间的作用),“diff”表示粒子的扩散,“coll”表示粒子的碰撞,指的是碰撞中粒子间相互的作用力。

  有趣的是维拉尼还算过一笔数:如果拿不到2010年的菲尔兹奖(只颁给40岁以下的数学家),那么2014年颁奖的时候他就超龄3个月了,将永远与它失之交臂!

  2009年,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做访问学者期间,维拉尼经历了最痛苦的日子!维拉尼几乎每天都躲在卧室,关上百叶窗,一圈圈地原地打转,脑子里全是朗道阻尼、正则化、牛顿迭代;每天只休息短短几个小时,光一天时间,维拉尼废弃的草稿纸就能装满4个纸篓。

  跟别人说话时,最多敷衍几个字,甚至只是“哼”一下;听报告时,他都会站在最后一排,只穿着袜子在地上来回踱步,说“有利于寻找灵感”。就连他的妻子和孩子都觉得他变得好奇怪。

  一天清晨,在只睡了几个小时之后的维拉尼,清楚地听到脑袋里有个声音:“把第二项移到等式另一边,傅里叶展开然后在L2域反变换。”

  玻尔兹曼气体动力学理论,它不是追踪数十亿个原子的单个运动,而是研究粒子占据一定位置并具有一定速度的概率的演化。平衡概率分布在一百多年前就为人所知,但要了解平衡是否以及如何快速收敛到平衡状态是非常困难的。

  维拉尼得到了不接衡的初始数据收敛速度的第一个结果!后来,在与学生穆奥的合作中,他严格地为等离子体物理的动力学方程建立了非线性朗道阻尼,解决了长期以来的争论。

  几个月后,因为对非线性朗道阻尼的证明以及对玻尔兹曼方程收敛至平衡态的研究,维拉尼被通知获得了2010年的菲尔茨奖。2010年,维拉尼实现了拿菲尔兹奖的终极目标,成为了现代顶尖数学家,闻名世界!

  维拉尼不像舒尔茨这种天才级别的数学家年少成名。他只是一个看唐老鸭长大,数学成绩稍微出众一点的平常人,靠的是一步一个脚印的付出成长为顶尖数学家。

  他也不像别的数学家深居简出,每天都是工作,研究数学,或者说他压根就不像一个“正经的”数学家!

  数学外的塞德里克·维拉尼光看维拉尼的形象,你很难想象,这是一个拿过数学界最高荣誉的菲尔兹奖的数学家,还被称为“数学界Lady Gaga”!与别的数学家相比,维拉尼显得“格格不入”,他颠覆了大家对数学家深居简出的形象,他可能是史上最时尚的数学家,穿着打扮非常时髦,还曾经上过法国的时尚杂志!

  维拉尼曾说,这样的风格是他在大学组织活动穿了几次后就“沦陷”了。直到现在,他每天几乎都是以这样风格出现在公共场合。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领结和胸针。

  不同样式的蜘蛛胸针他收集了各式各样的领结和胸针,这样时尚的穿着打扮成为他的独一无二的标志。

  维拉尼时任法国数学研究机构庞加莱研究所所长,他不惜与总统交恶,多次写信抗议,为同行争取研究经费。此外,几年间为法国和国际数学联盟(IMU)募集到2400多万美元的捐款。

  2017年法国国民议会选举中,他成功当选为巴黎大区南部埃松选区议员,发表演讲说到:把数学与政治结合,是“必要且很酷的事情”。最后,维拉尼用自己的才能征服了法国总统马克龙,成为总统身边的数学家、法国数学的推广大使,

  他认为数学是可以运用到各种领域的,所以常常到国外进行数学交流,推广法国数学和自己的数学理念。

  在塞德里克·维拉尼看来,数学无处不在,它“改变了人们思考、解决问题和推理的方式,颠覆了当今社会的方方面面”。